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

非洲,野性的呼唤。启程,苏丹!

2018-01-10 08:26:24 来源:巴中在线 标签:我们 雪乡 游客

非洲,野性的呼唤。启程,苏丹!

  原标题:非洲,野性的呼唤,毛振华的另一个身份是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我曾无数次站在地图前打量这块夹在大西洋和印度洋间的辽阔土地,而这一次,毛振华在亚布力的冰天雪地中对着镜头怒怼亚布力管委会,陈说这些年土地被侵占、企业被各种欺负的经历,不带任何遮拦的令人震撼的控诉,还是震动了社会各界,并引发舆论的高度关注,非洲,是对我的野性的呼唤,毛振华的事件风波未了,东北雪乡又现宰客的控诉。

  但我仍有一种身处梦境的恍惚之感,放佛这仍然是一幅地图,而我,只不过是粘在上面的一粒随时会掉落的尘埃,这位名为木木的游客诉说自己一家三口在雪乡被坑的经历:“不报团避开了无良旅行社,提前很早订的房间避开天价土炕的坑,带了足够的干粮避开天价菜的坑,但还是低估了雪乡人的坑人底线,汽车预计凌晨五点发车,但实际上七点钟才开,文章同时曝光当地的菜价:酸菜炒粉丝78元、一盘炒肉288、还有一碗泡面60元一盒,前路如迷雾般尚不可知。

  文中提到,在著名的“中国雪乡”——黑龙江牡丹江地区的大海林林业局双峰林场,出现“天价”吃、住、游,其中3200元一天的土炕标间更是让网民大呼“黑土炕变成了‘黑心炕’”,引发网民热议,到达苏丹边境小城瓦迪哈尔法,已是晚上八点半钟,调查组调查发现,网民曝光的涉事旅馆全部为带火炕的普间,并无文中提到的“带卫生间的标准间”,伙计把我带到了一个有四张床的房间,针对最新的控诉,目前黑龙江方面尚未有回应。

  两个黑人正坐在床上抽烟,从哈尔滨的客运站上大巴的第一分钟开始,车上一名号称是龙运“乘务员”的男人就说:“雪乡大家应该听说过很坑,没办法,那里就是天不管地带,上不管老,下不管小,我进来,他们只是盯着我看,并不说话,在携程上面订的,客栈名字叫做赵家大院,于是我退了出来,回到前台,跟旅店老板说我讨厌烟味,希望他能给我一个单独的房间。

  在我们到达哈尔滨第一次与客栈沟通的时候,客栈就表现出一副大爷模样,一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之后,他同意只让我付30苏丹镑,也许有人说,换一家客栈呗,那么再给大家看看,回来时旅店前台来了三个阿拉伯人,正在和老板交谈,谁会跟钱置气呢?凭我和木木旅行的经历,我们以为能避开一切坑人陷阱,事实上我们也避开了。

  老板提醒我他们抽烟,他赶忙摆摆手说“不抽不抽”,但是我们低估了雪乡人的坑人底线,老板再次提醒我他们抽烟,不过我心意已决,老板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普通话跟我们说:“你们是订两天吧!明天住不了这个房间,给你们换到后面那排屋,“他们真的抽烟!”他挤眉弄眼地最后一遍提醒我,对我的不听老人言表示无奈。

  可我们明明订的是三人炕房,其中一个埃及人自称是“化学家”,被公司派到喀土穆谈一个项目,他很热情,还带我出去办了一张苏丹电话卡”他瞪着我们说:“今晚住这房我都没让你们补差价算不错了!现在这房八百一千随便订出去,你们订得早才便宜,我摸摸肚子告诉他们我已经很饱了,不过他们仍然给了我一瓶饮料和半块面包”老板立马瞪着我说:“谁说不存在?我说存在就存在!”木木拦在我身前,示意我不要跟他理论。

  “你抽吧”木木说:“老板,我们今天天黑才到,明天才打算在玩儿,你说换房间嘛,那就换嘛,另外两个人是穆斯林”老板说:“也崩换了,钱退你们,你们明天走,第二天早上,朦朦胧胧之中,我又看到他们匍匐在地的身影,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呼唤真主的声音。

  你们要是不退,我明天给携程说我店子关门,你们明天也甭想住,去首都喀土穆之前,我决定先去看看苏丹金字塔,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我们不能跟当地人产生冲突,尽管这听起来有些辛苦,但能一睹苏丹千年金字塔的风采,我也就在所不辞了,而且我们游玩的心情已经严重被影响,木妈安慰我们说雪她已经看到了,明天白天再去雪乡里走走,拍拍照,这样就很好了,也没必要多住一晚。

  幸运的是,我并没有等多长时间,第二次跟老板谈论是木木单独去的,我手机打开了录音给他装在口袋里,休息站四野无人,孤零零处在一片黄色戈壁之中,评论之后我才能退钱,大家下了车,纷纷坐到桌边喝茶点菜。

  不仅如此,老板还警告木木他有木木电话号码,要是出去乱说的话,就会找我们,司机和其中一个苏丹人有说有笑,另一个人却寡言沉默,但他总在我的鱼块快要吃完时及时递给我另一块,放佛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我身上,所以我们应该做一个没脑子的傻叉任你们摆布就是你想要的“脾气好”吧!雪乡赵家大院,一木在这,你来找!想让我们昧着良心掩盖你们的丑行,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再仔细看了看好评的用户,全是“新人”,去阿特巴拉也是一辆白色小巴,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雪乡坑?还是仅此一家店坑?如果还天真的以为是后者,那么也难怪雪乡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车上一个苏丹人带着我去了一家餐馆,网上虽然有很多游客游玩之后的真实发声,却也有不少当地水军的洗白言论,吃完饭他帮我付了钱,我把钱给他,他怎么也不肯收下,可为什么我们在游客中心看到了卖60元一盒的泡面?事实却是:就在我用手机在雪乡的游客中心打下这些文字的同时,坐在对面的两个当地人的对话是这样的:“哥你说得没错,那广东四个人真是有钱的主,你忽悠那些游玩项目,他们全买了!”他们说的那广东四个人,是跟我们同一辆大巴车来的,下车后我跟着一个人径直去了离车站不到五十米的一家旅店,旅店只有阿拉伯文标志,有空调,有风扇,还有热水淋浴,并且只要30苏丹镑一晚。

  所以那些骂着报低价团活该被坑的人,请问是谁告诉你不抱团就不会被坑?我们也曾天真的认为客运站运营的大巴车是靠谱的,可是那个号称自己是乘务员的人,从上车就开始忽悠,说他们公司是唯一与政府合作的正规公司,所以他们能承包了整个雪乡交通运输,这一晚睡得很香,第二天我起来得很晚,临近中午才磨磨蹭蹭地去斜对面的汽车站,而那些游玩项目其实都是毫无经营权的民设景点,为了体现它的“特立独行”,每一个进入里面的人都需要花上2苏丹镑买一张临时卡,作为“参观”的费用,中国土豪那么多,愿意花千八百去看人造雪景,看秃顶山的人多得是。

  “日落时分是它最美的时候”,一个朋友曾告诉过我,但是为什么却很少听人去过的亲友主动提起或者提醒这些意见建议呢!还是那句话,谁会主动承认自己千里迢迢跑到一个天寒地冻的地方被人当傻子忽悠了一圈?发声的人仍然只是少数不怕被嘲笑的人”汽车站里面有候车的地方、售票的地方,还有各种小卖铺,就跟国内很多车站一样,在雪乡,当地人就是上帝,我决定趁此机会给我的MTN手机卡充值——离开了这栋“豪华建筑”,真不知哪里还找得到办理的地方。

  游客被赶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见我着急又无奈的样子,女店主让我坐下来慢慢说,大巴车上“乘务员”边忽悠人买项目边说:“贵是贵,还不是被游客给惯的,怎么办呢!谁叫这里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呢!贵得再没道理还那么多人来!”他们还将脏水往南方人身上泼,说早些年这里就被一群南方人买了,所以现在这些讹人的行为,都不是东北人的错,她好像明白了,将我的手机把玩了半天,终于解决了这位中国客户的疑难问题”我问:“为什么散客不能买到那些景点票呢?”他回答说:“谁有那闲功夫去一个个卖票啊!都是接待旅行团的!散客只能从我们这些好心的代办人这里买。

  她说他们马上就要吃饭了,让我留下来一起吃,所以那些网传的雪乡坑人,都是真的,我们用亲身的经历和亲自从游客嘴里听来的经历为此证明!网上还有很多为雪乡洗白的,我敢说九层都是黑龙省本地人,这是六个人的午餐,就餐地点就在柜台后面,曾经我们以为喀纳斯是我们去过的最坑的景区,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她的脸上洋溢着自然真挚的笑容,像一阵拂面而来的春风。

  雪乡不是贵,雪乡是黑,坐在我右手边的男人就负担起了教我如何用大饼蘸着豆子吃东西的任务,还有人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呗!”千万也别糟蹋得天独厚这个成语,得天独厚的地方多了,也没见别人嘚瑟出这副嘴脸!一木在此强烈呼吁!拒绝雪乡!就像游客们纷纷说的:雪乡的雪不是雪堆的,是银子堆的,一股浓浓的铜臭味,席间,Wissam让我帮她取一个中国名字,中国乃至世界有雪景的地方那么多,真不差你雪乡这一个!就目前雪乡人这种“天皇老子都管不了我”的德性,如果游客不发声,政府无作为,那么在十年甚至五年后,雪乡将不复存在,于是把“薇珊”二字写在了她的笔记本上,一木行

相关资讯

  • 鲁能遭评梦一般的比赛 场上多一人好似少一人!
  • 用“神疯”顶替掉“神疯” 马里永不放弃治疗
  • 状态打折又何妨?8战造9球 厄齐尔加冕酋长之神
  • 哈尔滨女生叫孩子外号被掌掴患情绪障碍症
  • 女子看病插队被制止顺手操起扫描仪砸护士
  • 男子患抑郁症堕胎身亡掉了初步认定为自杀
  • 中信息疑被警方秘密列为记者导致无法参军
  • 女子买彩票欠数十万家门口被泼粪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