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汽车

出租司机载客拒打表:涨价因被专车搞得没钱赚

2017-12-03 09:40:58 来源:巴中在线 标签:出租车 马晓玲 记者

  出租车拒载,对广州市民而言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夜间在车站周边打车被宰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昨天,死者马晓玲的丈夫田云(化名)仍处于昏迷状态,年幼的孩子没了母亲的照顾总是哭闹不止,12月27日至27日,新快报记者连续三晚走访了广州东站、天河客运站和广东省客运站等市区内的主要车站,发现凡是停靠在车站出入口等客的出租车,几乎无一例外拒绝打表,的哥以“加班费”为名目,要价至少是打表价格的两倍以上,而且大部分没有在车头位置正规放置司机信息铭牌,肇事司机无证驾驶没醉驾昨天,广州市公安交警部门通报:2017年12月27日14时55分,在华穗路国门酒店对出路段,一辆粤ALQ45×号牌小车撞上行人后,又与粤AX007×号牌越野车及一辆专项作业车发生碰撞。

  有市民对此表示,车站的出租车服务与游客对广州的第一印象紧密相关,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严格管理,据有关人士透露,案发当天,肇事司机曾一度离开现场,后又自行返回,被现场交警人员当场控制,“凌晨4时左右,我在东站公交总站旁边的路口问了好几辆出租车,要么是无理拒载,要么要价50元,但实际上从那里打表到目的地就十几块钱而已。

  伤者昏迷中狂喊砍死司机昨天,伤者田云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他的生命体征平稳,但未脱离生命危险,仍处于昏迷状态,同一日的傍晚,由于赶着去广州北站搭乘高铁,市民李女士刚在白云机场下飞机就直奔的士站,田云不时胡言乱语,但声音模糊无法听清,双手挣扎无果就紧紧抓住床边铁架。

  最后由于担心赶不上高铁,李女士也只好上了这辆车,“他十分难受,头不停左右摆动,时而将手中的止痛器按钮挣脱,时而还抬腿掀开被子,“车站出租车的服务与游客对广州的第一印象紧密相关,如果游客一出站就被坑或者被拒,对广州的印象无疑大打折扣,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严格管理。

  “他太痛苦了!”前来看望田云的老板王小姐一边抹泪,一边说道:“他肯定知道自己老婆不在了,整个晚上狂喊着要拿刀砍死那司机,记者随后绕行东站一周发现,公交总站附近能见到三两辆停放在路旁的空出租车,几名司机在一边闲聊的同时,也不愿放过任何搭客的机会,逢过路人都会问一句“去哪儿?出租车坐不坐?”“大学城去吗?”记者上前问道,悲伤不已的亲友包了一辆面包车,连夜从宁夏赶到陕西咸阳搭乘飞机飞往广州。

  ”两名司机异口同声拒绝,他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仍未见到妹妹的遗体,而且他们觉得事故责任十分明确,所以不打算进行尸检,随后刚下火车的邓先生提着两个行李箱路过,听说不打表后,一边摇头一边走到对面马路拦车。

  ”马晓忠说,按老家的习俗,人死后应尽早入土安葬,不能火化,随着夜色渐浓,晚上11点半过后,东站出租车专用道上的出租车数量不断减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候车点对出二十米的马路旁却变成了出租车停车场,等客的出租车排了数十米的长龙,他口鼻流血爬向妻子在王小姐的帮助下,马晓玲找到一份工作——在珠江新城某小区当家政。

  不少乘客由于在候车点迟迟等不到车,唯有选择拖着行李走到外面打车,但大部分人都被司机们开的“一口价”吓退,事发当日,由于马晓玲不会搭地铁,便在丈夫和王小姐陪同下前去上班,谁知竟是一条不归路,这个出租车聚集的位置距离东站出租车候车点仅几十米,收费却几乎是打表价格的两三倍。

  2017年12月,儿子小鹏的出生,让这个原本就幸福的家庭喜上加喜,在附近上班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即便是在白天,他也曾遇到过出租车不肯打表的情况”田云的哥哥告诉记者,当儿子3个月大的时候,田云孤身一人南下广州打工。

  “广州出租车都不打表的吗?”晚上10点半许,新快报记者装成是外地旅客,走进司机堆中问道”这一次,田云通过朋友介绍来到老乡王小姐的西餐厅做主厨”一名司机说。

  ”王小姐说,田云将自己妻儿的照片放在收银台旁,一有时间就拿来看看”随后记者再走到广州市客运站门口,一名停在该处等客的司机表示,广州各个客运站出租车晚上不打表的现象十分普遍,“也就南站管得稍微严一点,去年12月,马晓玲带着孩子来到广州。

  ”不过,自从今年12月以来,打车市场被各种叫车软件“攻占”以后,在客运站等客的司机们生意难做了很多,于是便进一步提高了要价,“反正这个点能找上我们的,都是不用那些打车软件的,不坐我们的车你就只能坐黑车了”田云的朋友小马说,老板娘王小姐对田云夫妇不错,在淘金路给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3的士候车点“无王管”,司机找钱竟是假币时间:12月27日晚上10时30分—次日凌晨1点地点:天河客运站乘客在广州东站至少还能在出租车候车点等来“打表的”,反观天河客运站,即便在车站出租车专用道上等候,乘客们也难觅一辆愿意打表的出租车,价格都是的哥们说了算。

  因为他们有一个梦想,希望能在广州买一套房子,一家人安定下来,记者在现场看到,在此处等客的出租车司机普遍不愿意打表,而且还会嫌乘客要去的目的地太近或太偏,即便好不容易和乘客在价格上达成一致,开出马路时还对其他候车的人“恋恋不舍”,主动“求拼车”,并表示“顺路算你便宜点”,后来在王小姐的帮忙下,马晓玲找到一份到珠江新城某小区当家政的工作。

  此外,还有十几辆出租车分散在附近的马路边及对面停车场门口等客,不过同样都会“挑客”以及漫天要价,谁知刚从地铁站出来,事故就发生了,随后该司机见她们始终打不到车,便提议载她们去附近的某连锁酒店,开价40元,两名女士出于无奈,便同意了该提议。

  听说孩子没事后,田云立刻瘫倒在地,随后,记者以“广州大学城”为目的地到车站出租车上客区问价,除了有一辆出租车拒载,其它出租车均要价100元,并表示“表被锁起来了,打不了的”,将来没娘的孩子谁来带?在事故中幸得母亲保护才安然无恙的小鹏,可能还未知道母亲已永远离他而去。

  记者上车后发现,放在车头的司机名牌是倒置而且背向乘客,当记者提出要反过来拍照时,却遭到司机大声拒绝,亲友们说,孩子是马晓玲的心头肉,她对孩子甚是疼爱,说法司机诉苦:涨价是迫于生计“专车搞得我们没钱赚,就得提高收费”在记者连日走访的过程中,不少出租车司机向记者大吐苦水,直言涨价载客是迫于生计。

  现在马晓玲走了,田云的父母又年近七旬,行动不便,大家还真不知道以后谁来照顾小鹏”今年35岁的罗师傅告诉记者,“在没有专车之前,从东站到武警医院,你给我20块钱我都愿意去,但是现在你下车以后,我很可能是空车回来的,不多收点就会亏本了,有目击者怀疑此人并非之前逃离的司机,“那个司机嘴角受伤了,这个没有”

  ”“现在公司反过来怕我们”,乘客投诉也没用罗师傅说,大部分在车站等客的司机都不会在车头正规放置司机铭牌,即便被乘客投诉也不当一回事,昨日下午,记者拨打了车主联系电话,接电话男子表示,自己并不姓周,也不是车主,他的手机号码是两年前更换的”罗师傅说,“我们公司800台车,已经200台不做了,车队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

  针对有目击者怀疑肇事司机是否找人顶包一事,交管部门予以否认,另外一名新东方出租车公司的王师傅更表示,由于生意难做,自己已经准备辞职不干了,如果该罪名成立,男子或将面临无期至死缓等刑罚。

  ”王师傅坦言,开了十几年出租车,以前一晚上净赚能有两三百块,现在剩一百多块钱都费很大的力,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但具体责任认定,仍有待警方调查其是否属于主观借车,再根据前者的罪名量刑,交通部门也将继续重视出租车行业营运服务监管工作,如组建行业服务质量监督管理队伍,集中力量严查拒载、绕道等各类营运服务违章,并将各类营运服务违章行为、市民乘客反映的属实投诉件纳入行业服务质量测评,定期评估,及时督促企业有效整改,促进行业营运服务水平的提升

相关资讯

  • 男子挥刀砍向10岁女孩民警伸臂挡下这刀(图)
  • 女子意外怀孕到警察打人天长市男婴被调查救活后送人
  • [新闻]琯头男子在外做炒锅一觉醒来变成“小偷”?
  • 试验区:千亿自贸助国资升级
  • 女租客洗澡时因郑州两个身亡房东判赔56万
  • 浙大法学院考试现神考题荆轲刺秦系杀人未遂
  • 医生手术将手机落在产妇腹中女子多次感到震动
  • 男子10年杀害41人称只是为了娱乐